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二刻拍案驚奇 第 9 頁


話說國能自稱小道人,游到燕山,在飯店中歇下,知妙觀是國手的話,留心探訪。只見來到肆前,果然一個少年美貌的女子,在那裡點指劃腳教人下棋。小道人見了,先已飛去了三魂,走掉了七魄,恨不得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17)

話說國能自稱小道人,游到燕山,在飯店中歇下,知妙觀是國手的話,留心探訪。只見來到肆前,果然一個少年美貌的女子,在那裡點指劃腳教人下棋。小道人見了,先已飛去了三魂,走掉了七魄,恨不得雙手抱住了他做一點兩點的事。心裡道:「且未可露機,看他着法如何。」

獃獃地袖着手,在旁冷眼廝覷。見他着法還有不到之處,小道人也不說破。一連幾日,有些耐不得了,不覺口中囁嚅,逗露出一兩着來。妙觀出於不意,見指點出來的多是神着,抬眼看時,卻是一個小伙兒,又是道家妝扮的,情知有些詫異,心裡疑道:「那裡來此異樣的人?」忍着只做不睬,只是大剌剌教徒弟們對局。時尚書屋
妙觀偶然指點一着,小道人忽攘臂爭道:「此一着未是勝着,至第幾路必然受虧。」果然下到其間,一如小道人所說。妙觀心驚道:「奇哉此童!不知自何處而來。若再使他在此觀看,形出我的短處,枉為人師,卻不受人笑話?」大聲喝道:「此系教棋之所,是何閒人亂入廝混?」便叫兩個徒弟,把小道人棨了出來,不容觀看。時尚書屋
小道人冷笑道:「自家棋低,反要怪人指教,看你躲得過我麼?」反了手踱了出來,私下想道:「好個美貌女子!棋雖非我比,女人中有此也不易得。只在這幾個黑白子上定要賺他到手,倘不如意,誓不還鄉!」走到對門,問個老者道:「此間店房可賃與人否?」老者道:「賃來何用?」小道人道:「因來看棋,意欲賃個房兒住着,早晚偷學他兩着。」老者道:「好好!對門女棋師是我國中第1手,說道天下無敵的。小師父小小年紀,要在江湖上雲遊,正該學他些着法。時尚書屋
老漢無兒女,止有個老嬤縫紉度日,也與女棋師往來得好。此門面房空着,專一與遠來看棋的人閒坐,趁幾文茶錢的。小師父要賃,就打長賃了也好。」
小道人就在袖裡摸出包來,揀一塊大些的銀子,與他做了定錢。抽身到飯店中搬取行囊,到這對門店中安下。鋪設已定,見店中有見成堊就的木牌在那裡,他就與店主人說,要借來寫個招牌。老者道:「要招牌何用?莫非有別樣高術否?」小道人道:「也要在此教教下棋,與對門棋師賽一賽。」
老者道:「不當人子,那裡還討個對手麼?」小道人道:「你不要管,只借我牌便是。」老者道:「牌自空着,但憑取用,只不要惹出事來,做了話靶。」小道人道:「不妨,不妨。」就取出文房四寶來,磨得墨濃,蘸得筆飽,揮出一張牌來,豎在店面門口。時尚書屋

只因此牌一出,有分交:絶技佳人,望枰而納款;遠來遊客,出手以成婚。你道牌上寫的是甚話來?他寫道:汝南小道人手談,奉僥天下最高手一先。老者看見了,道:「天下最高手你還要饒他先哩!好大話,好大話!只怕見我女棋師不得。」小道人道:「正要饒得你女棋師,才為高手。」
老者似信不信,走進裡面去,把這些話告訴老嬤。老嬤道:「遠方來的人敢開大口,或者有些手段也不見得。」老者道:「點點年紀,那裡便有什麼手段?」老嬤道:「有智不在年高,我們女棋師又是有年紀的麼?」老者道:「我們下着這樣一個人與對門作敵,也是一場笑話。且看他做出便見。」
不說他老口兒兩下唧噥,且說這邊立出牌來,早已有人報與妙觀得知。妙觀見說寫的是「饒天下最高手」,明是與他放對的了。情知是昨日看棋的小伙,心中好生忿忿不平,想道:「我在此擅名已久,那裡來這個小冤家來尋我們的錯處?」發個狠,要就與他決個勝負。又轉一個念頭道:「他昨日看棋時,偶然指點的着數多在我意想之外。時尚書屋
假若與他決一局,幸而我勝,劈破他招牌,趕他走路不難;萬一輸與他了,此名一出,那裡還顯得有我?此事不可造次,須着一個先探一探消息再作計較。」妙觀有個弟子張生,是他門下最得意的高手,也是除了師父再無敵手的。妙觀喚他來,說道:「對門汝南小道人口說大話,未卜手段虛實。我欲與決輸贏,未可造次。時尚書屋
據汝力量,已與我爭不多些兒了,汝可先往一試,看汝與彼優劣,便可以定彼棋品。」
張生領命而出,走到小道人店中,就枰求教。張生讓小道人是客,小道人道:「小牌上有言在前,遮末是高手也要饒他一先,決不自家下起。若輸與足下時,受讓未遲。」張生只得占先下了。時尚書屋
張生窮思極想方纔下得一着,小道人只隨手應去,不到得完局,張生已敗。張生拱手伏輸道:「客藝果高,非某敵手,增饒一子,方可再請教。」果然擺下二子,然後請小道人對下。張生又輸了一盤。時尚書屋
張生心服,道:「還饒不住,再增一子。」增至三子,然後張生覺得鬆些,恰恰下個兩平。看官聽說:凡棋有敵手,有饒先,有先兩;受饒三子,厥品中中,未能通幽,可稱用智。受得國手三子饒的,也算是高強了。時尚書屋
只為張生也是妙觀門下出色弟子,故此還掙得來,若是別一個,須動手不得,看來只是小道人高得緊了。小道人三局後,對張生道:「足下之棋也算高強,可見上國一斑矣。不知可有堪與小道對敵的,請出一個來,小道情願領教。」張生曉得此言是搦他師父出馬,不敢應答,作別而去。時尚書屋
來到妙觀跟前密告道:「此小道人技藝甚高,怕吾師也要讓他一步。」妙觀搖手戒他不可說破,惹人恥笑。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