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飛花詠 第 8 頁


」大家還哭不了,當不得差人、車伕再三催促,昌全、杜氏只得硬着心腸,丟下昌谷出門。依舊到了飯店,收拾起身。隨後唐希堯與趙氏又帶了兒子來送,唐希堯又悄悄贈昌全白銀五十兩,與他一路作盤纏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5)

」大家還哭不了,當不得差人、車伕再三催促,昌全、杜氏只得硬着心腸,丟下昌谷出門。依舊到了飯店,收拾起身。隨後唐希堯與趙氏又帶了兒子來送,唐希堯又悄悄贈昌全白銀五十兩,與他一路作盤纏。又送了許多食菜,直送出境外,方纔作別。時尚書屋

正是[
世上萬般哀苦事,無非死別共生離。時尚書屋
昌全杜氏自同差人而行。雖然思念兒子,且喜得其所托,路上少了一番照顧之心,轉覺身輕無慮,登山渡嶺,夜宿曉行,一路平平安安而行,且按下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端居自從別了昌全,歸家甚覺傷感,然亦無可奈何。遂將昌家的玉魚付與女兒,叫他收好。容姑即緊緊系在胸前,時常看玩。端居在家,一心只以教訓女兒為事。時尚書屋
一有工夫,便與他講解古今列女,以及歌賦詩詞。喜得女兒甚是聰明,講着就悟,說著就知。端居甚喜。時尚書屋
忽一日,偶看見一雙紫燕啣泥上樑,飛來飛去,甚是可愛。因對女兒說道:「我兒,我見你終日學詩,不知你學得何如?今日我看見有一個好詩題在此,你可能學做一首,與我看看嗎?」容姑道:「不知爹爹有甚好題目?可說與孩兒,待孩兒思想。」端居因指着啣泥的燕子道:「此《紫燕壘巢》一題,倒甚有風趣。你既要學詩,可細細去摹寫一番。」
容姑領了父命,即到書房,將箋紙寫成一首,送與父親觀看,道:「塗抹不工,望爹爹改削。」端居見了,先吃了一驚道:「你倒做完了。」忙接來一看,只見上寫道:

紫燕壘巢

畫棟重來尋舊棲,落花飛絮久無泥。時尚書屋
池香傍水甘銜遠,風靜穿簾想構齊。時尚書屋

多嘴共營分上下,一層並宿怕高低。時尚書屋
閨人佇看翩翩急,影到梁間日已西。時尚書屋
端居看罷大喜,因稱讚道:「吾兒學詩,已入妙境!此詩構思風趣,描寫精工。若是一個男子,樹立詞壇之上,也可當一座。」自此之後,容姑遂終日拈弄詩詞,不知不覺已是十歲了,人物越髮長得秀美。母親李氏因對容姑說道:「女子善於詩文,固是好事,但日後相夫,宜室宜家,亦必以女工、針指親操井臼為本。時尚書屋
若只一味塗鴉,終朝詠雪,縱然風趣,未免只成一家,轉失那女子的本來。必須兼而行之,方為全備。」
容姑聽了母親之訓,便也學些女工之類。原是母親李氏教他,不期慧人心巧,一習便精。不多時,容姑綉出來的針指,鮮巧玲瓏,令人奪目。母親轉做不來。時尚書屋
到了倦綉之時,又學畫些山水花草,以及棋琴,聊散心情。所以無般不會,件件皆精。一時傳將開去,遂致華亭一縣,無不羡端家小女兒貌美多才,以至縉紳家凡有子弟的,都願娶他為媳,俱托媒人來求。端居一律謝絶道:「已曾受聘過了。」
若在安分人家,只得罷了。不期你傳我說,我讚你揚,早動了一個邪人之火。此人姓宋,綽號脫天。原也是好人家出身,只因不肯學好,日日遊手好閒,把傢俬弄完,又結交了一班無賴,終日三五成群,賭錢吃酒,專一打聽人家有事,他便勾引同黨,起釁生端。時尚書屋
故此二三十歲尚無妻小。他今聽得人傳說,端家女兒標緻聰明,詩畫值錢。他便起了一個不良之念,暗想道:「我今這些年紀,尚無家室,又難於餬口。這端家女兒,我若娶得他來做了妻子,豈不是一生受用不了?」又想道:「我聞得鄉宦人家求親,他俱回覆不允。時尚書屋
我如今這個光景,他如何就肯嫁我?若論起他父親,也不過是個秀才。我父親當初也是秀才,門第也差不遠。雖說他年紀甚小,一時不便做親,便弄將來等他兩年,也說不得。若等他大了,豈不被別人娶去?」想來想去,只覺有些不妥。時尚書屋
想了幾日,忽然想起道:「我有主意了!軟做不如硬做,明做不如暗做,惟有乘個機會,一搶一劫,方能到手。」算計定了,遂終日在端家門首左近打聽。這一日合當有事,那端居的姊丈柏堅從湖廣貿易回家,十分得意。一路平安到家,做戲酬神,叫人來請舅母李氏同侄女容姑去看。時尚書屋
不期這日,恰好這宋脫天正在端家門首打探,忽看見有兩乘轎子抬出門來,他就跟上,扯着跟轎的小廝在空處,問道:「今日你家奶奶、姑娘到那裡去?」這小廝道:「今日是錦香裡柏家做戲還願,故此來請。」宋脫天又問道:「這柏家是你們甚麼親?」這小廝道:「還是我家相公的姐夫哩。」說罷如飛的去了。時尚書屋
這宋脫天得了此信,滿心歡喜,遂走去尋了一班好友,說道:「今日我有一件事,要求列位扶持。」眾人道:「我等情如骨肉,義同生死,宋大哥有事,敢不效力!」宋脫天道:「我有一親事,從小定的。如今嫌我窮了,不肯嫁我。我如今氣他不過,只得要借重賢弟兄替我出力搶來。」
眾人道:「青天白日,如何做得這事?」宋脫天道:「不是,日裡這女兒如今被親眷家接去,夜間看戲,到了夜深,乘其熱閙,人不留心,正好劫出。若怕追趕,臨出門再放一把火,他救火不及,那個還來救人。」
眾人問道:「是那一家的女兒?」宋脫天道:「就是有名的端家女兒。」眾人道:「聞得這女兒年紀尚小,你一個二三十歲的漢子,如何做親?」宋脫天道:「你們不知道,只要搶來,我情願等他兩年。」眾人道:「搶親也是常事,搶便依你搶了。你卻藏在那裡?倘被人報知父母,經官動府起來,卻如何處?」宋脫天道:「這個不難。時尚書屋
我如今尋下小船,將他藏在野僻之處。躲得二三年,成了親,回來生米已成熟飯,還怕他要了去不成?」眾人道:「原是你聘定的,自然罷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