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俄羅斯童話 第 4 頁


沙皇派人去將葉米良召來,對他說:「你到那不知是何處的地方去,把那不知為何物的東西取回來。如果你不取回那東西,就砍掉你的腦袋。」葉米良回到妻子身邊,把沙皇命令他的事情告訴了她。妻子思
作者:待考 / 頁數:(4 / 36)

沙皇派人去將葉米良召來,對他說:「你到那不知是何處的地方去,把那不知為何物的東西取回來。如果你不取回那東西,就砍掉你的腦袋。」葉米良回到妻子身邊,把沙皇命令他的事情告訴了她。妻子思索起來。時尚書屋

「是啦,」她說,「人家教會了沙皇給他找麻煩。現在可得幹得聰明一些了。」妻子坐在那兒,想了想,然後對丈夫說:「你得走很遠,到我們的老奶奶家裡去,她是個鄉下人,是兵士的母親。時尚書屋
你得走很遠,到我們的老奶奶家裡去,她是個鄉下人,是兵士的母親。」
妻子給丈夫準備好了行裝,給他一個小手提包和一個小紡錘,說:「你把這個交給她。她看了這個,就可以知道,你是我的丈夫了。」妻子指給葉米良看了走哪條路,葉米良就出發了,他走到城外,看見兵士們正在練操。葉米良站在一旁,看了一會兒。時尚書屋
兵土們練了一會兒操,坐下來休息。葉米良走過去問道:「大哥,你們知道不知道,往哪兒走是不知是何處的地方?怎樣取回來不知為何物的東西?」
兵士們聽了都很奇怪,問道:「是誰叫你去找的?」
「沙皇,」葉米良回答。「喏,我們自己自從入伍以來,就是總到那不知是何處的地方去,可是總走不到;我們就是在找那不知為何物的東西,可是總找不到。我們幫助不了你。」
葉米良與士兵一起坐了片刻,繼續往前走去,他走呀,走呀,走進一座樹林。樹林裡有一所小木房。小木房裡有一位老奶奶,鄉下人,兵士的母親,坐在那兒紡麻,她正在哭,手指頭不是伸到嘴裡去蘸唾沫,而是舉到眼睛旁邊去抹眼淚。她一看見葉米良,就大喊一聲:「幹嗎來了?」
葉米良將紡錘遞給她,告訴她,是妻子打發他來的。老太婆立刻態度變溫和了,開始問長問短。葉米良把自己的事情都講給她聽了,他怎樣娶了那姑娘為妻,怎樣搬到城裡去住,怎樣被召進宮裡去當管院子的,怎樣在宮裡工作,蓋了一所大教堂,造了一條有大船航行的河,怎樣現在沙皇命他到不知是何處的地方去,取回不知為何物的東西。時尚書屋
老太婆聽完,就不哭了,自言自語地嘟囔道:「看來時候到了。好吧,」她說,「孩子,坐下,吃點東西!」葉米良吃了點東西后,老太婆對他說:「給你這個綫團。你把它放在地上滾,你跟在它後面走,它往哪兒滾,你就往哪兒走。你需要走很遠,一直走到大海邊。時尚書屋
到了海邊,你可以看見一個大城市。你走進城市,求那最靠邊的一家人家留你過夜。那時你就能找到你需要找的東西了!」
「奶奶,我怎能認出它來呢?」
「它的話,人們比對父母親的話還要聽。你什麼時候看見這樣的東西,那就是了。你趕緊抓起來,給沙皇送去吧!你給沙皇送去後,他會對你說,
它的話,人們比對父母親的話還要聽。你什麼時候看見這樣的東西,那就是了。你趕緊抓起來,給沙皇送去吧!你給沙皇送去後,他會對你說,」葉米良向老奶奶告辭,把綫團放在地上向前滾去。綫團滾呀,滾呀,把葉米良帶到大海邊。時尚書屋
海邊有一座大城市。城邊有一所高大的房子。葉米良要求房子裡的人留他過夜,人家放他進去了。他躺下便睡。時尚書屋
第二天早晨,葉米良早早就醒了,聽見那家人家的父親起床了,叫兒子起來去砍柴。兒子不聽。時尚書屋
「還早呢,」兒子說,「獃會兒砍也來得及。」葉米良聽見那家人家的母親從爐頂上說:「孩子,去吧,你爹渾身骨頭痛。他自己怎麼去得了?該去了」兒子只巴噠巴噠嘴唇,又睡着了。他剛睡着,突然大街上有什麼東西咚咚、噼噼啪啪地大響。時尚書屋
兒子跳起身,穿上衣服,就跑出去了。葉米良也跳起身,跟在他後面跑出去看,是什麼東西咚咚地響,對什麼東西兒子比對父母還聽從。時尚書屋

葉米良跑到外面去一看,一個人肚子上掛着一個圓玩藝兒,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用兩根小棍兒敲那個圓玩藝兒。原來就是那圓玩藝兒咚咚地響;兒子就是聽它的話。葉米良跑到跟前去,仔細瞧那玩藝兒。只見它像隻木桶似的圓溜溜,兩面繃著皮子。時尚書屋
他問那人,圓玩藝兒叫什麼。時尚書屋
「是鼓,」那人回答。「它是空的嗎?」
「是空的,」那人回答。葉米良覺得很奇怪,向那人要,那人沒給他。葉米良就不再要了,跟在鼓手後面走去。走了整整一天,等鼓手躺下睡覺的時候,葉米良抓起鼓來就跑了。時尚書屋
他跑呀,跑呀,跑回自己家裡去。他以為能看見妻子,可是妻子已經不在家裡了。葉米良離開後的第二天,人家就把她送到沙皇那兒去了。時尚書屋
葉米良到皇宮裡去,讓人報告沙皇:那個到不知是何處的地方去,取不知為何物的東西的人來了。」
沙皇出來了,說:「你上哪兒去了?」
他照實說了。「去的地方不對,」沙皇說,「你取回什麼東西?」
葉米良想給沙皇看看,可是沙皇不看,說:「取回的東西不對。」「既然不對,那就應該砸碎。」葉米良說,「去它的吧!」葉米良背着鼓走出皇宮,敲了一下。他一敲鼓,立刻整個皇家軍隊都集合到他身旁了。時尚書屋
皇家軍隊向葉米良行敬禮,聽候他的命令。沙皇從窗口向自己的軍隊大喊,不許他們跟葉米良走。軍隊不聽沙皇的話,都跟着葉米良走去。沙皇看見這種情況,立刻下令把葉米良的妻子交還給葉米良,並且求葉米良把鼓交給他。時尚書屋
「我不能給,」葉米良說,「別人叫我把它砸碎,將碎片扔在河裡。」
葉米良背着鼓走到河邊,所有的兵士也都跟着他來到河邊。葉米良在河邊把鼓砸得粉碎,把碎片扔在河裡,於是所有的兵全跑了。葉米良卻帶著妻子回自己家裡去了。時尚書屋
從那一天起,沙皇就不再打攪他了。他開始平平安安地過日子,過好日子。時尚書屋

獅子和小狗

列夫・托爾斯泰

英國倫敦動物園裡飼養着許多野獸。誰要去觀看動物,就要買票,或者帶只小狗、小貓之類的動物去喂野獸。有一個人想去動物園,就在街上逮了一隻小狗。他來到動物園後,把門的讓他進去了,而把小狗扔到鐵籠子裡去喂獅子。時尚書屋
小狗夾着尾巴蜷縮在鐵籠子的一個角落裡。獅子走到它跟前,伸出鼻子聞了聞它。小狗四腳朝天躺在地上,不住地搖着尾巴。獅子伸出前爪摸了摸小狗的肚子,把它骨碌翻了個個兒。時尚書屋
小狗縱身跳起來,抬起前爪,站在獅子面前。獅子看了看小狗,來回搖晃了幾下腦袋,就不再碰它了。動物園的主人拿肉來喂獅子的時候,獅子把肉撕下一塊留給小狗吃。晚上,獅子和小狗睡在一起。時尚書屋
小狗躺在獅子身旁,頭枕在獅子的腿上。從此以後,獅子就和小狗住在一個籠子裡。獅子不但不咬它,還跟它一塊吃,一塊睡,一塊玩。時尚書屋
有一天,小狗的主人來到動物園,認出了它,就對動物園的主人說小狗是他家的,要求把小狗還給他。動物園的主人倒是答應了,可是他剛要去叫小狗,想把它從鐵籠子裡取出來,獅子就張牙舞爪,大發雷霆。時尚書屋
就這樣,獅子和小狗在一塊生活了整整一年。第二年,小狗害了一場病死了,獅子就再也不吃東西了,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在小狗身上聞着,舔着,還用爪子在它身上到處撫摸着。時尚書屋
後來,獅子終於明白了:小狗已經死了。這時候它猛然跳了起來,全身的毛都乍起來,甩着尾巴不住地抽打着自己的兩肋,最後一頭撞到鐵籠子後面的牆壁上,咯吱咯吱地啃起門栓和地板來。時尚書屋
獅子在寵子裡四處亂撞,跑着,叫着,整整折騰了一天,後來才躺在死狗旁邊安靜下來。動物園的主人打算把死狗拿走,可是獅子卻不許任何人到小狗跟前來。時尚書屋
動物園的主人想,要是再給獅子找一條小狗,獅子可能會忘記自己的痛苦,於是就把一條活狗放進寵子裡。可是獅子立刻就把這條狗撕了個粉碎。後來,獅子用自己的爪子抱著死狗躺了整整五天。時尚書屋
到了第六天,獅子也死了。時尚書屋

兩個小孩在樹林裡

烏申斯基有兩個小孩,哥哥和妹妹,一同上學去。他們要從一片青翠的樹林旁走過。路上塵土飛揚,悶熱難受,可是樹林裡卻又涼爽,又好玩。時尚書屋
哥哥對妹妹說:「你曉得嗎?上學還早呢。這會兒學校裡又悶熱,又沒趣兒,可樹林裡一定非常好玩。你聽,鳥兒唱得多好聽呀!還有,松鼠可多啦,它們在樹枝上跳來跳去!妹妹,你說咱們進不進樹林裡去玩呀?」
哥哥的主意正合妹妹的心願。他倆把課本往草地上一扔,就手拉著手鑽進茂密的白燁樹下一叢綠茵茵的灌木林裡。樹林裡的確熱閙,好玩極了。小鳥拍着翅膀不停地飛着,卿卿喳喳一個勁兒地唱着;松鼠在樹枝上來回地跳着;小飛蟲在草叢中飛來飛去。時尚書屋
他們看見一隻金黃色的甲蟲,就對它說:「跟我們玩一會兒吧。」
小甲蟲回答說:「我倒願意跟你們玩,可我沒有工夫呀,我得給自己準備午飯啦。」
他們又對一隻毛茸茸的蜜蜂說:「跟我們玩一會兒吧。」
小蜜蜂說:「我哪有工夫跟你們玩呀,我還得採蜜呢。」
他們又去問一隻螞蟻:「你能跟我們玩一會兒嗎?」
螞蟻呢,連聽他們說話的工夫都沒有,它正拖着比自己的身體長兩倍的麥秸,忙着修建精巧的房子呢。時尚書屋
他們又去找小松鼠,邀它一塊兒玩。松鼠搖着掃帚似的尾巴說,它正忙着儲備過冬吃的松子呢。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