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俄羅斯童話 第 5 頁


鴿子也對他們說:「我正忙着給孩子們壘窩呢。」小灰兔忙着跑到河邊去洗臉。就連白色的草毒花也沒工夫答理他們,它正趁着陽光燦爛的日子,趕緊釀造香甜可口的果子呢。大家都忙着干自己的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6)

鴿子也對他們說:「我正忙着給孩子們壘窩呢。」

小灰兔忙着跑到河邊去洗臉。就連白色的草毒花也沒工夫答理他們,它正趁着陽光燦爛的日子,趕緊釀造香甜可口的果子呢。時尚書屋
大家都忙着干自己的活兒,誰也不願意跟他們玩,他們可掃興了,於是就跑到一條小河邊。小河衝擊着河底的卵石,穿過樹林,發出潺潺的響聲。時尚書屋
他們對小河說:「你大概沒有事幹吧,跟我們玩一會兒好嗎?」
小河氣呼呼地說:「怎麼,我沒事幹!哎,你們這兩個懶惰的孩子,我白天黑夜地幹活,連一分鐘也不閒着。難道我沒供給人們和五禽六畜水喝?除了我,還有誰能給人們洗衣服,推水磨,載船舶和滅火災?啊,我干的活太多啦,累得我頭都發暈了。」小河說完,又衝擊着河底的卵石,嘩嘩地流起來。時尚書屋
他們越來越覺得沒趣,心想還不如先去上學,放學以後再來樹林裡玩。可是,就在這時,哥哥又在蔥綠的樹枝上看見一隻美麗的小鷗鴝。它悠閒自在地站在那兒,好像沒事可幹,只顧唱着輕鬆愉快的小曲兒。時尚書屋
哥哥衝著小鷗鴝喊道:「喂,你這位快樂的歌手!倒像沒有什麼事可幹,跟我們玩一會兒吧。」
小鷗鴝委屈地說:「怎麼,我沒有事可幹!難道我不是一天到晚逮蚊子喂養我的孩子嗎?這會兒我累得連翅膀都抬不起來了,可還得給我的小寶寶們唱催眠曲,哄着它們睡覺呢。而你們今天幹什麼啦?小懶蟲!你們不去上學,什麼也不學,還跑到樹林裡妨礙人家幹活。你們最好還是上學去,而且要記住:只有把應當干的活幹完的人,才可以愉快地休息和玩耍。」
他們覺得挺害羞的,就上學去了。雖然遲到了,可學得很用心。時尚書屋

忘我的兔子

謝德林有一次,兔子對狼犯了罪。你看見沒有,他在離狼窩不遠的地方奔跑,狼瞧見了他,便喊道:小兔兒!站住吧,親愛的!那兔子不僅不站住,反而更加快了步子。於是,狼三步兩跳立刻把他捉住,說道:我喊第一聲你不站住,現在我決定處你極刑,要把你撕個稀爛。可是這會兒我肚子很飽,我那狼太太也很飽,而我們的存糧還能吃五天,所以這會兒你就在這個小樹叢旁邊獃着,等候死期,說不定..哈哈..我會饒了你!兔子蹲在小樹叢旁,一動不動。時尚書屋
他心裡只想著一件事:再過多少天,再過多少時辰,死期就到啦。他瞧了瞧狼窩那個地方,那炯炯放光的狼眼打那兒盯着他,但有一次,情況更不妙:狼先生領着狼太太走出來,在他身邊的曠地上散步。他們看了他一眼,狠先生對狼太太說了幾句狼話,兩位都放聲大笑:哈哈!馬上狼息子又跟着他們跑來,跳跳閙閙地跑到他跟前,親熱地摸摸弄弄,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直響..而他那顆心啊,簡直要掉下來啦!他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喜愛生活。他是一隻精明的兔子,看中一位兔寡婦的女兒,想和她結婚。時尚書屋
正當他跑去見他未婚妻的時候,狼就揪住了他的脖子。也許,未婚妻這時正在等他,說不定還以為:兔哥兒對我變心啦!可也說不定她等着等着,就同別的兔子..相愛了..但也可能這樣:那可憐的姑娘在灌木叢裡玩耍,狼就把她..一口吃掉啦!..可憐的兔子一想到這裡,眼淚就撲籟籟地掉下來。瞧呀,這就是兔子的美夢啊!他打算結婚,買了茶炊,希望同年輕的兔姑娘喝杯糖茶,但代替這一切的,卻是一場春夢!啊喲,離死到底還有多少時辰啊?時尚書屋
一天夜間,他正坐著打瞌睡的時候,作了個夢。他夢見狼派他當身邊的特任官,趁着狼出外視察的當兒,他自己跑到他的兔姑娘那兒去作客..忽然覺得有誰撞了撞他的腰。回頭一看,原來是未婚妻的哥哥。時尚書屋
「你的未婚妻快死啦,」他說道,「她聽說你大禍臨頭,立刻病得不成樣兒。現在她心裡只是想:還沒有同我心愛的人兒告別,難道我就這樣死去嗎!」

死囚聽見這話,心都碎了。為的什麼?為什麼他這樣命苦?他活得正大光明,沒有鼓吹革命,也沒有拿起武器,他只是出於自己的需要才奔跑的,――難道為了這個就該死麼?死!你們想想吧,這是個什麼字眼兒啊!要死掉的不光是他一個,還有她,那灰兔姑娘,她的罪過只是因為她一心一意世界兒童文學叢書愛上了他,愛上了兔哥兒啊!他巴不得立刻飛到她身邊去,用前爪抓抓灰兔姑娘的耳朵,一個勁兒和她親熱,一個勁兒撫摸她的頭。時尚書屋
「咱們跑吧!」這時使者說。時尚書屋
死囚聽見這話,霎時間好像變了個樣兒。他已經躬起了身子,耳朵也貼到背上去了。馬上那麼一跳,就會杳無蹤影的。這陣子他本不該去看狼窩的,可他卻看了一眼。時尚書屋
於是那顆兔兒的心又掉下來了。時尚書屋
「不行,」他說,「狼沒有吩咐。」
這時狼卻在看著,聽著,同狼太太低聲談着狼話:他們大概在誇獎兔子的高尚。時尚書屋
「咱們跑吧!」使者又一次說道。時尚書屋
「不行!」死囚重複說了一遍。「你們說什麼悄悄話,使什麼壞主意呀?」狼忽然嚷起來。兩隻兔子立刻獃若木鷄。這下使者也倒了霉!唆使死囚逃跑,――嗨,依法該當何罪?唉,灰兔姑娘丟了未婚夫,又失去哥哥。時尚書屋
狼先生和狼太太會把兩個一起吃掉!兩位兔哥兒忽然清醒過來,看見狼先生和狼太太都把牙齒咬得咯吱直響,而他們的眼睛就像燈籠似的在黑暗中放亮。「大人,我們沒有什麼..只是彼此談談..這位老鄉是來探望我的!」
死囚結結巴巴說著,嚇得要死。「問題就是這個『沒有什麼』呀!我知道你們想幹啥!可不能把指頭放在你們嘴裡①!講吧,怎麼回事?」
「是這麼回事,大人,」這時未婚妻的哥哥出來說話了,「我的妹妹,他的未婚妻,快要死了,因此懇請大人,能不能放他去跟她告別?」
「唔..這倒不錯,未婚妻愛未婚夫,」狼太太說道,「這麼說來,她會生許多兔崽子,給我們狼增添口糧。我同狼先生也彼此相愛,我們也有許多狼孩子。有好些能獨立生活了,眼下還有四個在我們身邊過日子。喂,狼先生!放未婚夫去跟未婚妻告別好嗎?」
「可是後天就該吃他啦..」「大人,我趕回來..眨眼工夫我就回來..我就這..總之,我怎麼也趕回來!」死囚連忙說,為了使狼不懷疑他能夠眨眼工夫就回來,他忽然裝得像個英雄好漢似的,連狼看了也不禁大為稱讚,心想:我能有這樣一些兵士該多好啊!但狼太太卻悶悶不樂了,說道:「你看看人家!這麼一隻兔子,可是多麼愛他的兔姑娘啊!」沒有辦法,狼先生只得同意放兔哥兒兩天假,但是要他如期回來。至于未婚妻的哥哥,他就留下來作為兔質。「如果兩天以後的早晨六點鐘你不回來,」他說,「我就把他當作你吃掉。如果你回來,我兩個都吃,不過也說不定..哈哈..我還會饒了你們!」
兔哥兒出發了,像一根離弦的箭。他跑着,大地彷彿在顫動。路上遇見山,他一聲「烏拉」,翻了過去;遇見河流,連淺灘也不找,泅水而過;遇見沼澤,就一氣跳過五個草墩。難道是閙着玩的?他必須趕到七重天外,還要上澡堂洗個澡,還要結婚他每時每刻都低聲唸著:「我一定要結婚!」,還要趕回來給狼作早餐..甚至鳥兒們也對他的速度大為驚奇,――他們說:《莫斯科公報》不是寫着,兔子沒有靈魂,只是一團熱氣,――你瞧,他怎麼著..在飛啊!最後,他終於跑到了。時尚書屋
這時究竟多麼快活,一故事講不盡,筆墨寫不完。時尚書屋
灰兔姑娘剛看見自己的心愛人兒,立刻把病忘得一乾二淨。她用後腿立起來,把鼓掛在身上,而且還用腳爪敲着《騎兵快步進行曲》。這是她給未婚夫預備的新鮮禮物!而兔寡婦簡直樂得亂了章法,不知請未婚女婿坐什麼地方,吃什麼東西才好。姑姑嬸嬸,乾爹乾媽,姊姊妹妹,也從四面八方跑來,――大家都把瞧瞧新郎引以為榮,可也說不定是想嘗嘗喜酒。時尚書屋
只有新郎彷彿心神不定。沒等到跟未婚妻親熱親熱,就說:① 俄國成語,意思是:也得小心防範。時尚書屋
「我馬上到澡堂去,咱們趕快結婚!」
「幹嗎這麼急?」兔媽媽取笑他說。時尚書屋
「我得趕快回去。狼只放我一天一夜假。」
於是他一五一十講了一番,他講着,流着傷心的眼淚。他不想回去,可又不能不回去。你瞧吧,有言在先啊,而兔子對自己的諾言是信守不渝的。這時姑姑嬸嬸和姊姊妹妹們拿出主張來了,他們異口同聲說:兔哥兒,你說得對,沒有諾言就別理那個碴兒,既然有言在先,就要守信用!咱們全兔族內還從來不曾有過兔子騙人的事哩!說時遲,那時快,可是兔子辦事比這還要快。時尚書屋
早上大夥給兔哥兒辦了喜事,到了傍晚他就同年輕的妻子告別了。時尚書屋
「狼必定會吃掉我的,」他說,「所以你對我要忠實。如果你生了兒子,你要嚴加管教。最好送他們到馬戲團去,那裡人家不僅會教他們打鼓,還會教他們用豌豆開大炮哩。」
忽然,他彷彿沉思似的顯然又想起狼了補充說:「說不定狼還會..哈哈..饒了我!」
說完眨眼就不見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