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俄羅斯童話 第 8 頁


它往草上一躺,一下子就壓死我們五百個弟兄;它一張嘴,又吞掉我們一百個夥伴。哎呀,弟兄們,倒霉透啦!我們好容易才從它那兒逃出來,要不然我們早就被它壓成肉泥了長嘴蚊子氣得嘴都歪了。它固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6)

它往草上一躺,一下子就壓死我們五百個弟兄;它一張嘴,又吞掉我們一百個夥伴。哎呀,弟兄們,倒霉透啦!我們好容易才從它那兒逃出來,要不然我們早就被它壓成肉泥了長嘴蚊子氣得嘴都歪了。它固然生狗熊的氣,可它也生那些只會吵吵嚷嚷卻拿不出辦法的蚊子的「喂,你們別吵吵啦!」長嘴蚊子說,「讓我馬上去把狗熊趕跑..哼,這有什麼難的!你們哪,就會窮嚷嚷..」長嘴蚊子滿腔怒火,振了振翅膀,嗡地一聲飛走了。沼澤裡果然躺着一隻狗熊。時尚書屋

它在蚊子祖祖輩輩繁衍生息的豐美的草地上,袒着肚子睡大覺,而且鼻子裡噴着粗氣,發出呼嚕呼嚕的響聲,就像在吹喇叭。這個可惡的東西!.闖進別人的領地,又平白無故地弄死這麼多蚊子,而它卻睡得這樣香甜!「喂,老伯,您這是到哪兒來啦?」長嘴蚊子大聲喊道。它的聲音大得驚人,就連它自己聽了都感到害怕。毛烘烘的狗熊睜開一隻眼,沒有看見什麼;於是它又睜開另一隻眼,這才模模糊糊地看見一隻蚊子在它的鼻子尖上飛着。時尚書屋
「你要幹嘛,朋友?」狗熊怨聲怨氣地說,也有點生氣了,「怎麼回事!我剛剛躺下休息,就來了你這麼一個壞蛋在這兒嚷嚷起來。」「喂,你趁早離開這兒,老伯!..」狗熊睜開雙眼,仔細端詳了一下蚊子,鼻子「哼」了一聲。這下它可真生氣了。「壞蛋,你到底要幹什麼!?」狗熊大吼一聲。時尚書屋
「請你快離開我們這兒,不然我可就不客氣啦,..我要把你連皮帶骨一古腦兒吃掉。」狗熊覺得好笑。它骨碌翻了一個身,用前爪摀住臉,一會兒就呼嚕呼嚕睡着了。時尚書屋
二長嘴蚊子飛回自己的夥伴那兒,對著空曠的沼澤喊道:「我使用巧計把毛烘烘的狗熊嚇跑了..下次它保準不敢再來啦。」蚊子們驚訝地問道
「那麼,狗熊現在在哪兒呀?」
「弟兄們,我不大清楚。我告訴它,如果它不離開,我就要把它吃掉,這麼一說就把它嚇壞了,你們知道,我是不愛開玩笑的,我是實打實地告訴它,我要吃掉它。我擔心,在我往回飛的這會兒,它沒準兒讓我給嚇死了..可那怪誰呀,是它自作自受!」
蚊子們又吵吵嚷嚷地叫了起來,嗡嗡嗡嗡爭論不休,不知該怎樣對付蠻橫無禮的狗熊才好。沼澤裡還從來沒有聽到過這樣可怕的喧閙聲。它們爭啊,吵啊,嚷嚷了好半天,最後決定一起行動起來把狗熊趕出沼澤。時尚書屋
「讓它回它的老家去,回它的森林去,到那兒睡覺去。沼澤是屬於我們的..早在我們祖先的時候,這兒就是我們住的地方。」
一個見多識廣的老蚊子建議:先不要驚動狗熊,讓它睡足覺,等它睡醒了,它會自動離開的。但是大家都不同意它的意見,可憐的老蚊子滿面羞愧地躲到一邊。時尚書屋
「走啊,弟兄們!我們去給狗熊點顏色看..!」
長嘴蚊子比誰喊得都歡。時尚書屋
蚊子們跟着長嘴蚊子飛走了,發出震耳欲聾的嗡嗡聲,那聲音它們自己聽了也感到不寒而粟。它們飛到沼澤一看,狗熊還紋絲不動地躺在那裡。時尚書屋
「你們瞧,我不是說過嗎,那個可憐虫已經被嚇死啦!」長嘴蚊子吹噓說,「我都有點可憐它了,多麼壯實的一隻狗熊呀。」
「不,弟兄們,它是在睡覺,」小蚊子說。它飛到狗熊鼻子底下,差一點被吸進那風洞似的鼻孔裡。時尚書屋

「呔,不要臉的傢伙!呔,沒廉恥的東西!」蚊子們齊聲叫嚷着,聲音大得嚇人。「你壓死了我們五百個弟兄,吞掉了我們一百個夥伴,自己卻像沒事人一樣,在那兒睡大覺。」
毛烘烘的狗熊沒挪窩兒,還是隻顧打呼嚕。時尚書屋
「它在裝睡!」長嘴蚊子飛到狗熊面前厲聲喊道,「我馬上就給它點厲害看..喂,老伯,別裝睡了!」
長嘴蚊子衝著狗熊撲去,它用長矛似的嘴一下子叮在狗熊的黑鼻子上,狗熊疼得跳了起來。它揮動前爪衝著自己的鼻子抓去,可是長嘴蚊子卻早已逃走了。時尚書屋
「怎麼,老伯,不好受了?」長嘴蚊子說,「趕快滾蛋,要不我就對你不客氣了..這一回,我可不是單槍匹馬,我爺爺――長嘴大蚊子,我的小弟弟――長嘴小蚊子,都來啦!快滾開!老伯!」
「我就是不走!」狗熊坐起來,粗聲粗氣地說,「我把你們統統掐死。」
「哈哈,老伯,你別吹牛!」
長嘴蚊子又飛了過來,猛地叮到狗熊的眼皮上。狗熊疼得嗷嗷叫,衝著臉又抓了一把,還是一隻蚊子也沒抓住,而且差一點沒把自己的眼珠子抓出來。長嘴蚊子又飛到狗熊的耳朵上,嚷道:「我要吃掉你,老伯..」三狗熊真的生氣了。它把一棵白樺樹連根拔起來,掄着去打蚊子,它使足全身力氣打呀,打呀,累得氣喘吁吁,卻連一隻蚊子也沒打死,它們還是嗡
嗡嗡地在它頭上飛來飛去。後來,狗熊又抓了一塊大石頭朝蚊子們打去,還是一隻也沒打着。「怎麼樣!老伯,打得贏嗎?」長嘴蚊子說,「不管怎樣,我還是要吃掉你..」狗熊和蚊子不知打了多長時間,只聽見狗熊的怒吼聲和蚊子的嗡嗡聲響成一片。也不知道狗熊拔了多少棵樹,搬了多少塊石頭,它一心想抓住在它耳朵上繞來繞去的那只長嘴蚊子。時尚書屋
可它抓呀,抓呀,不但沒有抓住,反而把自己的臉抓破了。時尚書屋
最後,狗熊累得精疲力竭,癱倒在地上,呼哧呼哧直喘氣。它眉頭一皺,立刻又想出個新花招,就是在草地上打滾,把所有的蚊子都壓死。於是它就在草地上翻過來滾過去,折騰了好半天,可還是一隻蚊子也沒壓死,反而弄得更累了。它把臉拱進長滿青苔的泥地裡,不料這一招比原來還糟,蚊子們又叮住了它的尾巴。時尚書屋
它怒火萬丈,暴跳如雷。時尚書屋
「住手!我要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狗熊大喝一聲,聲音大得十里地以外都能聽見,「我要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我..我..我..」蚊子們撤退了,看狗熊要幹什麼。狗熊爬到樹上,像在馬戲團裡耍把戲一樣,坐在一根大樹枝上喊道:「哼,你們現在要是再敢過來..我就扭斷你們的嘴!..」蚊子們細聲細氣地笑着,一同撲到狗熊身上。它們叫着,圍着狗熊飛着,在狗熊身上爬着。狗熊左躲右閃,突然張了一下嘴,呼嚕又吞進去一百來只蚊子。時尚書屋
它咳嗽了一下,不提防從樹上摔下來,像掉下一個大口袋。可它馬上就爬起來了,撓了撓摔痛的屁股說道:「呶,怎麼樣,你們贏了?你們瞧,我不是很靈巧地從樹上跳下來了嗎?」
蚊子們又細聲細氣地笑了。長嘴蚊子還是揚言:「我要吃掉你..我要吃掉你..吃..吃!」狗熊累得一點勁也沒有了,可它還是不願意離開沼澤,因為這樣走太不光彩了。它蹲在地上,不住地眨巴着眼睛。這時小丘上跳下來一隻青蛙,給它解了圍。時尚書屋
青蛙蹲在地上對它說:「米哈依爾・伊凡諾維奇①,您這不是白白地自尋煩惱嗎?您不要和這些討厭的蚊子一般見識,和它們慪氣犯不着。」「是犯不着!」狗熊又高興起來,「我不過..要是它們飛到我家裡,那我就..」狗熊從沼澤裡出來,一溜煙跑回家去,而長嘴蚊子還是窮迫不捨,並且喊着:「喂,弟兄們,抓住它!狗熊跑啦..抓住它!」蚊子們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商量了一番,最後決定:「不追了!既然沼澤已經歸還我們了,就讓它跑了吧!」
① 米哈依爾・伊凡諾維奇是俄國人常用的名字。因為米哈依爾的愛稱「米沙」和熊的俗稱同音,所以用來稱呼狗熊。――譯者

小麻雀普吉克

高爾基年老的雄雀和雌雀也像人一樣總愛絮絮叨叨地說教,就像書裡寫的那樣。而小麻雀卻對生活中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見解。時尚書屋
有那麼一隻黃嘴小麻雀,名叫普吉克,住在浴室的窗頂上。它的窩是用麻屑、絨毛和其他柔軟的東西絮成的,暖和極了。它還不會飛,可是它的小翅膀卻不停地搧動着,兩隻眼睛老是眨巴眨巴地往外看著:它想早點知道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有意思沒意思。時尚書屋
「你要幹什麼?」媽媽問它。它抖了抖翅膀,兩眼盯着地下,卿卿喳喳地說:「窩裡太黑啦,太黑啦!」爸爸回來了,給普吉克帶來了幾條小蟲子,誇口說:「你看怎樣?」
媽媽稱讚說:「不錯嘛,唧唧,唧唧!」普吉克吞下小蟲子,心想:「不過是幾條帶腿的蟲子,還自吹自擂,真是怪事!」小麻雀都從窩裡探出頭來,東張西望。「孩子們,孩子們,」媽媽擔心地說,「當心,你們會摔下去的!」「為什麼呢,為什麼?」普吉克問道。「不為什麼,你們會掉到地下,貓會咔嚓咔嚓把你們吃掉。」爸爸說完,又去打食了。時尚書屋
它們天天這樣生活着,只是小麻雀的翅膀長得太慢。有一次,颳起風來了,普吉克問道:「這是啥呀?」
「颳風啦,呼――唰!留神會把你刮下去,地上有貓!」媽媽給它解釋說。普吉克不愛聽媽媽的嘮叨,它說:「樹為什麼會搖呀?要是樹不搖,風不就刮不起來了..」媽媽告訴它,事情並不是這樣簡單。可是它硬是不相信,它喜歡獨出心裁地解釋一切現象。一個男人甩着手從浴室門前走過。時尚書屋
「貓咬掉了他的翅膀,只剩下兩根骨頭晃來晃去的啦。」普吉克說。「這是人,他們都沒有翅膀!」媽媽對它說。「為什麼?」
「他們就是這樣的,沒有翅膀。為了生活,他們總是用腿跳,懂嗎?」
「為什麼?」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