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俄羅斯童話 第 9 頁


「要是他們長了翅膀,他們就要來逮我們啦,就像我和你爸爸逮小蟲子一樣..」「騙人!」普吉克說,「騙人,全是謊話!誰都應該有翅膀。想必在天上飛比在地上走好..等我長大了,我要讓大夥都會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6)

「要是他們長了翅膀,他們就要來逮我們啦,就像我和你爸爸逮小蟲子一樣..」「騙人!」普吉克說,「騙人,全是謊話!誰都應該有翅膀。想必在天上飛比在地上走好..等我長大了,我要讓大夥都會飛。」普吉克不相信媽媽的話。它還不明白,要是不聽媽媽的話,一定要遭殃

的。它坐在窩邊,大聲地唱着自編的詩歌:人長腿,不長翅:別看你個兒大,難免被蟲吃!別看我個兒小,我能吃蟲子。時尚書屋
它唱着,唱着,一不小心從窩裡掉了下來。媽媽緊緊跟着它也飛了下來。一隻藍眼睛的棕黃色花貓正好獃在跟前。普吉克嚇得魂不附體。時尚書屋
它展開小翅膀,兩條灰色的細腿搖搖晃晃,可它還卿卿喳喳地說:「非常幸運,非常幸運..」媽媽急忙把它推開。她是那樣勇敢,那樣令人生畏,她支棱着羽毛,張着嘴,兩眼盯着那只貓。「快逃,快逃!飛呀,普吉克,快往窗戶上飛,快飛呀..」恐懼使小麻雀從地上一躍而起,它往上一跳,搧動着翅膀,一下,兩下,終於飛到了窗戶上!媽媽也飛到窗戶上。她被貓咬掉了尾巴,可是她還是非常慶幸。時尚書屋
她落在普吉克身邊,親吻着普吉克的後腦勺,跟它說:「怎麼樣,怎麼樣?」
「嗯,沒什麼!」普吉克說,「不是一下子什麼都能學會的!」藍眼睛的棕黃色花貓臥在地上,舔着爪子上的麻雀毛,望着麻雀掃興地說:「這只小麻雀,簡直像隻老鼠..喵喵..」一場災難就這樣化險為夷了,只是媽媽丟掉了尾巴。時尚書屋
小傻子伊凡奴希卡高爾基以前有個小傻子伊凡奴希卡,他雖然是個美男子,但是不論他做什麼,都做得很滑稽,不像一般人。有個農民僱伊凡奴希卡去幫工,自己準備帶妻子進城去;他臨走時向伊凡奴希卡說:「你留下來看管孩子吧,要給他們吃飽!」「給他們吃什麼呢?」伊凡奴希卡問道。「你把水、麵粉和剁碎的土豆和在一起,熬成稀粥給他們吃!」農民還吩咐他說:「要把門看好,別讓孩子們跑到樹林裡去!」農民和妻子倆乘車走了。伊凡奴希卡爬到高板床上,叫醒了孩子們,把他們拖到地板上,自己坐在他們後面,說:「好啦,現在我看著你們!」孩子們在地板上坐了一會兒,就要東西吃。時尚書屋
伊凡奴希卡把一桶水提進屋
裡來,往水裡倒了半袋麵粉、一斗土豆,用扁擔把這些東西攪拌了一陣,然後一邊想一邊說出了聲:「應該把誰剁碎呢?」
孩子們聽見他這樣說,嚇壞了,說:「他大概是要把我們剁碎!」於是孩子們偷偷從家裡逃出去了。伊凡奴希卡望着他們的背影,抓抓後腦勺,想道:「現在我怎麼看管他們呢?我還得看門,不能讓門跑了啊!」他往桶裡瞧了一眼,說:「稀粥,你就熬你的吧!我得去看管孩子!」他把門卸下來,扛在肩上,向樹林裡走去。這時,熊迎面走來,看見他,覺得很奇怪,便吼叫道:「喂!你幹嗎往樹林裡搬木頭?」
伊凡奴希卡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講給熊聽,熊坐下,哈哈大笑,說:「你真是個小傻瓜!為了這個,我就得把你吃掉!」伊凡奴希卡說:「你還不如把孩子們給吃了呢,免得下次他們不聽爸爸媽媽的話,往樹林裡跑!」熊笑得更歡了,笑得滿地打滾!「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糊塗的人!走,我帶你去讓我的妻子瞧瞧!」熊把伊凡奴希卡領到自己的窩裡去。伊凡奴希卡一邊走,他扛的那扇門一邊不斷掛住松樹。「瞎!你把它扔下吧!」熊說。「不行,我得守信,我答應看好門,那就得看好門!」他們來到了熊窩裡。時尚書屋
熊對妻子說:「瑪莎!你瞧,我給你帶來個什麼樣的小傻瓜!簡直太可笑了!」伊凡奴希卡問母熊:「大嬸,瞧見孩子們沒有?」
「我的孩子都在家裡睡覺吶。」「來,讓我看看,是不是我們家的孩子?」

母熊讓他看了三隻小熊,他說:「不是這三個,我們家是兩個。」這時,母熊也看出他是個小傻子,也哈哈大笑,說:「你們家的孩子是人的孩子呀!」「算了吧,」伊凡奴希卡說。「這麼小的孩子,哪兒分得清,誰的孩子什麼樣!」「滑稽透了!」母熊覺得很驚訝,對丈夫說:「咱們別吃他了,讓他住在咱們家裡幹活兒吧!」「好的,」熊同意道,「雖然他是個人,可真一點壞心眼兒也沒有!」母熊遞給伊凡奴希卡一隻籃子,囑咐他:「去采一籃樹林裡的馬林果,等孩子們睡醒了,我給它們點好吃的!」「好吧,這我能做到!」伊凡奴希卡說。「不過,你們得看著這扇門!」伊凡奴希卡到樹林裡的馬林果灌木叢裡去,采了滿滿一籃馬林果,自己也吃了個飽,然後回到熊窩裡去,一路上放開嗓門高聲唱
嘿!花大姐兒笨手笨腳!螞蟻和蜥蜴可不像它們!伊凡奴希卡走到熊窩,大聲喊道:「馬林果來啦!」三隻小熊跑到籃子前,吼叫着,你推我擠地翻着跟頭――高興極了!伊凡奴希卡瞅着它們,說:「哎呀!可惜我不是熊,要不然我也有孩子嘍!」逗得熊夫妻倆笑個不停。」
熊表示同意道。「他實在太滑稽了!」熊和伊凡奴希卡一起沿樹林裡的小路走去,一邊走,一邊友好地談天。「你太傻了!」熊表示驚訝地說。伊凡奴希卡卻問熊:「那你聰明嗎?」
「我麼?」
「是呀,你!」「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麼你凶嗎?」
「不凶。怎麼?」
「我認為,誰凶,誰就傻。我也不凶。那麼可能你我全不是傻瓜!」「瞧你,怎麼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熊感到奇怪地說。這時,他們突然發現,兩個孩子坐在灌木叢下睡着了。時尚書屋
熊問:「這是你們家的孩子麼?」
「不知道,」伊凡奴希卡說。「得問問他們自己。我們家的孩子剛纔肚子餓了。」他們把兩個孩子叫醒,問道:「你們餓麼?」
兩個孩子嚷道:「我們早就餓了!」「對了,」伊凡奴希卡說,「這麼說,他們是我們家的孩子!現在我帶他們回村裡去。大叔,請你把門給我送來,因為我沒有工夫,我還得去熬粥!」「好吧!」熊說。「我給送去!」伊凡奴希卡跟在孩子們後面,看著他們,眼睛盯着他們後面的地,就像主人吩咐他的那樣,嘴裡還唱着:稀奇,真稀奇!
甲蟲捉小兔兒。狐狸坐在小樹下,荒唐,真荒唐!等他走到農舍裡時,主人夫妻倆早已從城裡回來了,他們看見屋子當中擺着一隻水桶,桶裡的水一直滿到桶邊,桶裡倒了許多土豆和麵粉,孩子們不在,門也丟了,他們就坐在板凳上,傷心地哭開了。時尚書屋
「你們哭什麼呀?」伊凡奴希卡問他們。這時,他們一眼看見兩個孩子,不由得喜出望外,趕緊把孩子摟在懷裡。時尚書屋
他們指着桶裡煮的東西問伊凡奴希卡:「你這煮的是什麼呀?」
「稀粥啊!」「難道是這樣煮的嗎?」
「我哪兒知道該怎麼煮呀!」「門哪兒去了?」
「馬上就給送來,――喏,這不是門嘛!」主人朝窗外一看,只見熊拖着那扇門走在大街上,人們被它嚇得向四面八方逃去,有的爬上房了,有的爬上樹了;狗也嚇得躲起來了,有的鑽進了籬笆,有的鑽到院門底下。只有一隻火紅的大公鷄雄赳赳地站在街中心,對熊大叫一聲:「我我我..把你扔到河裡..喔喔喔!」

霞公主

捷列紹夫一柯薩爾王狩獵歸來。這一次出獵十分順利,柯薩爾王開心極了。他騎在馬上,放鬆繮繩,一邊走一邊東瞧西望,一邊還吹口哨。時尚書屋
「周圍沒有人比我更有威力了。也沒有人比我更聰明、更自由自在了。我樂意吹口哨,就吹口哨;我樂意判處別人死刑,就判處別人死刑;我樂意幹一件大事,就幹一件大事。」
他騎馬走在林中一條小路上。時尚書屋
走在前面的是獵犬、馴犬人和保鏢,兩旁是衛兵騎馬伴隨,獵人和趕車的拉著各種各樣的好東西殿後。走到樹林中間,他們突然碰見一個擅占星術的白髮蒼蒼的乾癟老隱士,據說他能預知未來。老隱士向柯薩爾王預言,世上很快就要出現一個人,這人比柯薩爾王更聰明、更有威力。他將先佔有柯薩爾王的獨養女,一年以後還將佔領柯薩爾王的整個王國。時尚書屋
他並不將領土據為己有,而是和所有的人平柯薩爾王很不愛聽這樣的預言。他對隱士一言未發,只是騎馬離開了,就像什麼話也沒聽見似的。他繼續往前走着,心裡不斷地想:「也許會出現這樣一個人..不過,他能從我這兒帶走他那瘋狂的腦袋嗎?..」於是柯薩爾王開始琢磨,怎樣擺脫那些想佔有他女兒的人,誰也不可能用武力佔有她,因為柯薩爾王本人有足夠的力量對付這種行動。他可能通過結婚的辦法來佔有她,恰好她也到了結婚的年齡,正在等待青年男子從四面八方來向她求婚。時尚書屋
柯薩爾王的愛女霞公主長得十分標緻。她那傾國的容貌,連柯薩爾王自己也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他的女兒霞公主就有這麼美麗!..柯薩爾王剛回到家,還沒來得及安排一切,家裡人就向他報告,來了三個年輕人,一個比一個英俊,一個比一個高貴。他們都是來辦事情的,他們只想與柯薩爾王本人單獨談話。時尚書屋
「喏,求婚的人說來就來了!」柯薩爾王不滿地想道。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