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3中國通史 白壽彞《3》 第 2 頁


雖然有了這兩條渠道,並沒有使潏水為之斷流。不僅潏水如此,就是豐水也是一樣的。就在溫國堡發掘出沉船的前後,豐水河床中也有沉船發掘出來。可見能行船的不僅是一條潏水。環繞長安的八水中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74)

雖然有了這兩條渠道,並沒有使潏水為之斷流。不僅潏水如此,就是豐水也是一樣的。就在溫國堡發掘出沉船的前後,豐水河床中也有沉船發掘出來。可見能行船的不僅是一條潏水。時尚書屋

環繞長安的八水中,涇渭兩水之外都是出自長安的南山。發源於南山的河流,流量都很大。當時南山的森林相當茂密。茂密的森林可以涵育更多的水源。時尚書屋
這就促成源出南山的河流都有相當大的流量,所以當時能充分供給長安城中的用水,還可普遍進行灌溉,使長安城內外具有特異的景色。現在潏水的水流不僅難於行船,甚至還可以徒涉,其他各水夏日有的往往乾涸無水,又怎能組成水利網呢?時尚書屋
廣通渠的開鑿和漕糧的運輸廣通渠和引入長安城中的其他渠道不同。它不是供給長安城中的用水,而是用來從事運輸關東的漕糧的。廣通渠在唐時一般稱為漕渠。這條渠道的開鑿和湮塞關係到長安城的糧食供給,因而再作論述。時尚書屋
廣通渠是隋初開鑿的。」
④渭水多沙,對於航行船隻自有一定的影響,但在隋時充其量只是「動移氣序,不能往複」,也就是說,船隻受到阻閡,延誤時日,還不到不能航行的地步。雖然如此,隋文帝還是特意開鑿了這條渠道。這不僅澤及當世,就是唐朝也受其遺惠。唐朝雖也受到遺惠,卻並未完全解決漕運的困難。時尚書屋
因為唐朝重視不夠,漕渠就不免時有湮塞。漕渠湮塞了,漕糧運輸仍舊仰仗于渭水,甚而還要陸運,長安城中缺糧問題就無法解決,浸假還演變成為危機。唐德宗貞元785—805初年,長安缺糧,關輔宿兵鬥米千錢,太倉供天子和六宮的膳食,連十天都難以支持。關東運來的漕糧積儲在華陰的永豐倉中,竟難以借渭水轉運,只好採取陸運的辦法,陸運的牛几乎都死完了①。時尚書屋
再後到文宗太和初年,由於天旱,渭水水小,漕舟只好掊沙而進。在興成堰再事疏濬之前,仍然依賴陸運,由於需牛過多,影響了關中的農耕①。隋文帝頒佈如上的詔書是在開皇四年584,由那時至唐德宗貞元元年為一百九十一年,由貞元元年至太和元年,又為四十二年。兩百年上下,渭水中的泥沙竟多到這樣的程度。時尚書屋
長安附近農田灌溉面積的減少,還不至于引起過分的焦慮,經過渭水運輸的漕糧不能按時到達,舉朝都會為之惶惶不安。時尚書屋
④ 宋敏求:《長安志》卷十一《萬年》。時尚書屋

① 《隋書》卷二四《食貨志》。時尚書屋
① 《新唐書》卷五三《食貨志》。時尚書屋
第二節黃河下游富庶地區的變化黃河下游的河道隋唐兩代皆以長安為都城,長安居于關中富庶的農業地區,如上所說,由於涇、渭等八水的環繞,成為水利網的中心,產糧自來是有名的。由於都城的設立,人口大量增加,糧食的供應就成了問題。解決的辦法是由關東運輸漕糧。這在秦漢時期就是如此,到了隋唐時期依然因而未改。時尚書屋
秦漢時期關東漕糧的取給主要是在鴻溝系統諸水的上游和濟水流域以迄于東海之濱。隋唐時期主要則是在當時的黃河下游及其南北各地。當時的黃河下游流經滎澤今滎陽東北、原武和陽武今原陽、新鄉今新鄉、汲今汲縣、酸棗今延津西、靈昌今滑縣西南、白馬今滑縣東、臨河今濮陽西、濮陽今濮陽南、清豐今清豐西、頓丘今清豐西南、鄄城今鄄城北、臨黃今范縣南、朝城今范縣東北、武水今聊城西南、陽谷今陽谷東北、聊城今聊城東北、高唐今高唐、平陰今平陰、平原今平原、安德今陵縣、長清今長清、臨邑今臨邑南、滳河今商河、臨濟今章丘北、鄒平今鄒平北、厭次今惠民南、蒲台今濱縣東北等縣境②。這條黃河在現在黃河之北,也在原來的濟水之北。時尚書屋
滎澤、原武、陽武、酸棗、靈昌、白馬、濮陽、鄄城、陽谷、平陰、長清、臨邑、臨濟、鄒平、蒲台諸縣,當時屬河南道,其餘諸縣屬河北道。清豐以上屬今河南省,鄄城以下屬今山東省。時尚書屋
黃河下游及其兩側的富庶地區隋代及唐代前期,最為廣大的富庶地區首推黃河下游及其南北一些州郡,由隋時的滎陽郡,也就是唐時的鄭州治所皆在今河南鄭州起,直至東海之濱,都包括在內①。黃河以北,直至隋時的河間和博陵兩郡,也就是唐時的瀛州和定州治所分別在今河北河間和定州,黃河以南還可達到隋時的汝陰郡和東海郡,也就是唐時的潁州和海州治所分別在今安徽阜陽和江蘇連雲港,其中不包括隋時魯郡和琅邪郡,也就是唐時的兗州和沂州治所分別在今山東兗州和沂州之間的山地,用今天的地理來說,就是沂蒙山區。時尚書屋
這個地區用唐代的地理來說,包括了河北道的南部和中部,也包括了河南道的絶大部分,除東都洛陽附近各州和兗、沂兩州的山區外,都包括在內。在這黃河下游南北一望無垠的平原上,從隋文帝開皇年間起一直到唐玄宗天寶末年,都是皇朝主要財賦取給的地區。唐玄宗在所頒佈的詔書中,曾經說過:「大河南北,人口殷繁,衣食之源,租賦尤廣。」②就是當時的臣下也多以此為言,張守圭說:“河南河北,枕倚大河,南接神州,北通天邑,郡縣② 《舊唐書》卷一七二《李石傳》。時尚書屋
① 《元和郡縣圖志》七、八、十、十一、十六、十七、十八各卷。時尚書屋
② 《隋書》卷三○、三一《地理志》,史念海《開皇、天寶之間黃河流域及其附近地區農業的發展》,《河山集》,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78年版。時尚書屋
雄劇,人物昌阜。”①這些稱道並不是泛泛的言辭,當時各道的存儲的倉糧數就是最充分的證明。現在可以考見的天寶八載749各道倉糧存儲數字,河南道正倉所儲為五百八十二萬五千四百一十四石,義倉所儲為一千五百四十二萬九千七百六十三石,常平倉所儲為一百二十一萬二千四百六十四石,為全國各道中最多的。河北道正倉所儲為一百八十二萬一千五百一十六石,義倉所儲為一千七百五十四萬四千六百石,常平倉所儲為一百六十六萬三千七百七十八石。時尚書屋
其中正倉所儲和關內道相同,義倉和常平倉所儲皆超過關內道②。這些稱道之辭和倉糧所儲雖皆系開元天寶年事,往前回溯,至于開皇年間,前後百餘年,都應該是彷彿的,不然就無以說明自隋初以來轉輸關東糧食接濟長安的道理了。時尚書屋
為什麼這個地區能夠較為富庶?應該說這裡的勞動人民善於利用自然,而且還能夠進而改造自然。這個地區的富庶顯現在農業的經營具有明顯的成效。有了成效,就成為當時皇朝財賦和糧食主要取給的地區。農業能夠得到發展,需有較多的因素,土壤的肥瘠不同,效果就難得一樣。時尚書屋
黃河下游及其附近地區,地域遼闊,南北土壤各具特色。用現在科學方法來分析,各種各樣,十分繁雜。就在古代,簡單區分,也有差別。古代按地區分別土壤的厥為《尚書·禹貢篇》。時尚書屋
這篇成於戰國人士之手的著作,分黃河下游及其附近地區為五州,黃河以北為冀州,黃河以南為豫州。豫州以東為兗州,兗州以東迄于東海為青州,青州以南為徐州。據其中所說,冀州的土壤為白壤。太行山東近海,故土壤多含鹽鹼,因而呈顯白色。時尚書屋
近海之地還有青州。青州不僅「厥土白墳」,而且海濱還是「廣潟」。這是說海潮激蕩,比鹽鹼地還要加重一些。在《禹貢》作者看來,青州的白墳論其能利用的效率是要高於冀州的白壤。時尚書屋
青州的鹽鹼地可能不是很嚴重,因為秦漢時期,齊魯桑麻的富饒已見稱于世人。而東海之濱琅邪台旁的富庶,竟能使秦始皇為之流連忘返。河南的豫、兗兩州及其南的徐州,土壤也各有特色,不過都不是上上的好田。好在河南三州在兩漢之時,黃河累次決口氾濫,洪水大都流向東南,在當時,豫、兗、徐成為黃水橫流的地區,受害最為嚴重。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