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3中國通史 白壽彞《3》 第 4 頁


① 陳州西華縣今河南西華的鄧門陂,宿州符離縣今安徽宿州北的牌湖堤,皆隋時舊績,見《新唐書》卷三八《地理志》。過比起黃河中上游來還不算大多,特別是旱災方面更是如此②。這樣的天災大
作者:待考 / 頁數:(4 / 574)

① 陳州西華縣今河南西華的鄧門陂,宿州符離縣今安徽宿州北的牌湖堤,皆隋時舊績,見《新唐書》卷三八《地理志》。時尚書屋

過比起黃河中上游來還不算大多,特別是旱災方面更是如此②。這樣的天災大都是人力所難於克服的,不能說對於農事耕耘完全沒有影響,不過還不至于因此而過分減低當地的富庶程度。時尚書屋
還應該指出:隋唐時期黃河下游南北各州郡能夠成為富庶的農業地區,長期供應都城所需要的漕糧的原因,還應該得到黃河安瀾的助力。黃河挾帶泥沙東流,本是容易氾濫的。黃河每一氾濫,黃水所及之地,人民的生命財產都會受得難以估計的損失。黃水消退之後,泥沙隨處堆積,甚至使農田都無法耕耘。時尚書屋
漢武帝時一次黃河決口,竟使有數百年繁榮的「天下之中」的定陶頓時蕭條下去,再未能複原。西漢末年的一次決口,六十年中都未能堵塞得住,損失更為慘重。可是在那次決口堵塞以後,長期安流竟達到八百年之久①。隋唐兩代都在這安流時期之中。時尚書屋
黃河能夠安流,無潰決之虞,南北兩側的地區才能更多地發揮它們的富庶效益。時尚書屋
隋代歷年短促,黃河一直安流。唐代也不是就無河患,但大多都限于較小的地區,並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安史亂前的河患僅有十一次:溢于陝州的一次,在貞觀十一年637①,溢于河陽今河南孟縣的三次,第一次在貞觀十一年③,第二次在高宗永淳二年683②,第三次在武后長壽元年692④。陝州和河陽城都在黃河中游,距下游尚遠。時尚書屋
在黃河下游的有魏州治所在今河北大名一次,在玄宗開元十四年726⑤,濟州一次,在玄宗天寶十三年754⑥;博州一次,在開元十年722⑦;齊州治所在今山東濟南一次,在高宗永徽六年655⑧;棣州治所在今山東惠民東南二次,第一次在武后長壽二年693,第二次在開元十年⑨。還有一次在武后聖歷二年69911,史籍僅記載黃河溢,未能確指所溢的是什麼地方。這十一次溢決中,魏州和棣州所受的災害最大。河決魏州那一次,懷、衛、鄭、滑治所在今河南滑縣、汴、濮治所在今山東鄄城諸州人不能安居,或構巢于樹,或借身舟中,死者以千計⑩。時尚書屋
長壽年間,河溢棣州那一次,曾壞民居二千餘家①。災害雖說不小,較之兩漢時期,應該不是很大的,況且未久即已安瀾,也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時尚書屋
由於黃河的溢決次數不多,也未形成嚴重的災害和影響,因而它的南北兩側地區的其他水道就不至受到干擾,通濟渠即唐代的汴水和永濟渠能夠開鑿成功,而且長期暢通無阻,就是藉著這樣有利的條件。尤其是太行山② 李燾:《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一○四仁宗天聖四年。這裡所徵引的為館陶王沿上疏言北邊禦敵事中所說的話。王沿請修漳水諸渠,故其他渠道皆未涉及。時尚書屋
① 《新唐書》卷三五、三六《五行志》。時尚書屋
① 譚其驤:《何以黃河在東漢以後會出現一個長期安流的局面》,《學術月刊》1962年第2期。② ③《舊唐書》卷三七《五行志》。時尚書屋
④ 《舊唐書》卷五《高宗紀》下。時尚書屋
⑤ 《新唐書》卷四《則天皇后紀》。時尚書屋
⑥ 《新唐書》卷五《玄宗紀》。時尚書屋
⑦ 《元和郡縣圖志》卷十《鄆州》。時尚書屋

⑧ 《新唐書》卷三六《五行志》三。時尚書屋
⑨ 《新唐書》卷三《高宗紀》。時尚書屋
⑩ 《新唐書》卷三六《五行志》三。11《新唐書》卷四《則天皇后紀》。① 《新唐書》卷五《玄宗紀》。時尚書屋
上流下的而現在歸入海河水系諸水,也因黃河的安流而未受到影響。唐代河北道南部農田水利灌溉最為發達,就是這樣的緣故。時尚書屋
正是由於黃河下游南北各處有這樣的自然條件,農業得到相當的發展,隋代及唐代前期所需要的漕糧,大部分就可以由此得到滿足。時尚書屋
唐代後期的河患及人為的決河唐代後期,黃河的災患顯得較前減少。代宗大曆十二年777②和德宗建中元年780③,曾經有兩次河溢,都未有詳細記載,不易知其發生事故的地方。另外有三次都發生在黃河中游:憲宗元和七年812,河溢振武軍,毀東受降城④,次年,河溢天德軍,其治所西受降城毀壞較多⑤。昭宗大順二年891,河溢河陽①。時尚書屋
這三次出事地點皆距黃河下游懸遠,可以置之不論。黃河下游這一時期的河患主要集中在滑州,也就是現在河南的滑縣。憲宗元和八年813②、文宗開成三年838③和懿宗咸通中約864—867④,先後發過三次,其中兩次都促使當地改移了黃河的河道。昭宗景福二年893,發生於棣州的河決,竟然形成了一次改道,是由棣州治所的厭次縣境內向東北流去,衝出了一條新河道⑤。時尚書屋
這裡距海已經很近,新河道也不是很長,災患也不是太大,總算是一次改道,結束了八百年來黃河安流的時期。然而最使人注意的則是這一時期竟然發生了人為決河的事情。肅宗乾元二年759,史思明侵河南,守將於長清界邊家口決河東至禹城縣⑥。長清、禹城二縣皆為齊州屬縣,今仍為山東長清縣和禹城縣。時尚書屋
此次人為決河的結果和影響,除使禹城縣城淪溺外,其他未見記載。後來到昭宗乾寧三年896,河圮于滑州,朱全忠因決其堤,遂為二河,散漫千餘里⑦。後來到五代時,這種人工決河的事例竟然頻繁出現。後樑末帝貞明四年918,謝彥章攻楊劉,因決河水,瀰漫數里,以限晉兵⑧。時尚書屋
後唐莊宗同光元年923,梁主命于滑州決河,東注曹、濮及鄆以限唐兵⑨。黃河安流的有利因素,至此已難於保持。應該說這種有利的因素在唐代後期仍未消失。安史之亂髮生後,黃河下游的南北兩方都未能再充分利用這種有利的因素,特別是太行山東的河北道南部更是如此。時尚書屋
唐代前期,如前所述,這裡的農田水利事業卓有成效,到了安史亂後,就未見到有若何建樹。唐代亡後,歷五代和北宋,黃河的潰決泛② 《新唐書》卷三六《五行志》三。時尚書屋
③ 《新唐書》卷六《代宗紀》。時尚書屋
④ 《新唐書》卷七《德宗紀》。時尚書屋
⑤ 《舊唐書》卷十五《憲宗紀》。時尚書屋
① 《元和郡縣圖志》卷四《豐州》。時尚書屋
② 《舊唐書》卷二○上《昭宗紀》。時尚書屋
③ 《舊唐書》卷十五《憲宗紀》。時尚書屋
④ 《新唐書》卷三六《五行志》三。時尚書屋
⑤ 《舊唐書》卷一七二《蕭倣傳》。時尚書屋
⑥ 《太平寰宇記》卷六四《濱州》。按:濱州置於後周時,割棣州的渤海、蒲台二縣往屬。⑦ 《太平寰宇記》卷十九《齊州》。時尚書屋
⑧ 《新唐書》卷三六《五行志》三。時尚書屋
⑨ 《資治通鑒》卷二七○,均王貞明四年。時尚書屋
濫不断發生,黃河下游南北各地,就一直顯得蕭條,和隋代及唐代前期就迥然不同了。時尚書屋
第三節長江下游太湖區域農田水利的發達長江流域富庶的農業地區長江流域有三個富庶的農業地區,自上而下是成都平原和洞庭湖周圍以及長江下游太湖區域。成都平原的富庶遠在秦漢時期即已有名于當世。自李冰開鑿離堆,避沫水之害,穿二江行成都之中,那裡的富庶農業地區就已基本形成,而且以後也沒有很大的變化。洞庭湖周圍和長江下游太湖地區雖然在春秋時期,已經建立過楚國和吳國,然而更為世人所重,則在南北朝時期。時尚書屋
沈約著《宋書》,對此曾有過評論:「江南之為國盛矣。雖南包象浦,西括邛山,至于外奉貢賦,內充府實,止於荊、揚二州。..地廣野豐,民勤本業,一歲或稔,則數郡忘饑。會土帶海傍湖,良疇亦數十萬頃,膏腴上地,畝值一金,鄠杜之間,不能比也。時尚書屋
荊域跨南楚之富,揚部有全吳之沃,魚鹽杞梓之利,充仞八方,絲綿布帛之饒,覆衣天下。」
①其實江南只是泛泛的說法,所涉及的範圍還是比較廣泛,核心所在,實為長江下游太湖區域。當然江南其他各處,也都在「取資」的地區之中,這是因為黃河下游原來被稱為富庶的地區,這時已經殘破不堪,江南各地就能顯出優勢,為黃河下游所不及。其中長江下游太湖流域更顯得突出,故頗為當時人士所稱道。唐朝後期繁重的皇朝財政負擔也就落在長江下游太湖流域。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