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科學與近代世界 第 4 頁


印度的情形也是這樣。同時,如果波斯人奴役了希臘的話,我們就沒有充分理由可以相信科學會在歐洲繁榮起來。羅馬人在這方面並沒有表現什麼創造性。縱使就已然的情形來說,希臘人雖然掀起了這個運
作者:待考 / 頁數:(4 / 73)

印度的情形也是這樣。同時,如果波斯人奴役了希臘的話,我們就沒有充分理由可以相信科學會在歐洲繁榮起來。羅馬人在這方面並沒有表現什麼創造性。縱使就已然的情形來說,希臘人雖然掀起了這個運動,但卻沒有用現代歐洲所表現的那種熱情來支持這個運動。時尚書屋

我們說的並不是大西洋兩岸最近幾代的歐洲人民,而是指宗教改革時期範圍較小的歐洲而言。那時歐洲的人民都沉浸在戰爭和宗教的紛爭裡。我們不妨看看地中海東岸從西西里到西亞細亞這一個區域,在阿基米德死後紀元前212年到韃靼入侵這1400年中的情形。時尚書屋
那兒曾發生過多次的戰爭、革命和宗教變革。但和16、17世紀整個歐洲的戰爭比起來情形壞不了多少。那兒也有一個偉大而繁榮的文明。其中夾雜着異教的、基督教的和伊斯蘭教的成分。時尚書屋
在那一個時期裡,科學上也增添了不少的東西。時尚書屋
但整個地看來,進
13
8第一章 現代科學的起源
展還是遲緩而迂迴曲折的。除開數學一項以外,文藝復興時期的人還得從阿基米德已經達到的地步開始。在醫學和天文學方面已經有了若干進步,但整個的進展情況和17世紀那種令人驚訝的成就比起來還是微不足道的。時尚書屋
我們不妨把1560年伽利略和凱普勒即將出生之前到1700年牛頓鼎盛時期止這一段時間中所產生的科學進步,和上述剛好長了十倍的古代的進步相比較,事情就不言而喻了。時尚書屋
不過,希臘終歸是歐洲的母親。要找到現代觀念的源頭就必須看看希臘的情形。我們都知道,地中海東岸曾經有一個非常興盛的愛奧尼亞哲學學派,他們對有關自然的理論深感興趣,他們的觀唸經過天才的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加以豐富之後一直留傳到今天,但這一學派並沒有達到完整的科學思想的境地,只有亞里士多德是一個極大的例外。從某些方面說來,這倒更好。時尚書屋
希臘的天才人物是富於哲學性的,思路也是明晰的,並且長於邏輯。這一派人物主要是提出哲學問題。他們問:自然的始基是什麼呢?是火、是土還是水?抑或是其中兩種或三種的結合?時尚書屋

它會不會是單純的一種流變,而不能化為任何靜止的物質呢?這派人對數學也很感興趣。他們創立了數學的一般原理,分析了前題,並且嚴格遵照着演繹推理的方式,而在定理方面得出了重要的發現。他們的頭腦裡充滿了一種酷愛一般原則的熱忱。他們要求得到清晰而大膽的觀念,並且用嚴格的推理方法把這些觀念加以推演。時尚書屋
所有這一切都極高超而富於天才,這是一種觀念上的準備工作,但卻不是我們所理解的科學。那時仔細觀察的耐心還遠沒有占主要地位。歸納法的綜合過程,在得出結果之前在思想上
14
第一章 現代科學的起源9
常常有一種混亂的懸空狀態,這對他們的天才是完全不相宜的。他們都是明智的思想家和大膽的推理家。時尚書屋
其中當然也有例外。他們的最高代表人物——亞里士多德和阿基米德等人恰恰就是例外。同時也有許多天文學家曾經進行了不倦的觀察,對星象方面曾有簡潔的數學推論,並且有過一種幻想,認為天上有一小群可以數計的行星逃逸了。時尚書屋
每一種哲學都受着一種無形的思想背景所濡染。這種背景在該哲學的思想過程中從不顯現出來。希臘人對自然的看法至少是他們流傳到後世的宇宙觀
本質上是戲劇性的。時尚書屋
但這並不是說他們這樣的看法就一定錯了,而只是說,他們的看法確實是極端富於戲劇性的。因此,他們認為宇宙的結構方式就象一齣戲劇中的情節那樣,完全是為了體現出一般觀念都歸結到一個目的。自然被分化了,為的是給每一件東西安排一個適當的歸宿。宇宙有一個中心,是重物體運動的目的。時尚書屋
還有一個天穹,是本性引體向上的物體運動的目的。天穹屬於無知覺和不能繁殖的物體,下界則屬於有知覺和可繁殖的物體。自然是一場戲,每件東西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時尚書屋
我並不是說,亞里士多德可以不作重大的保留就能同意這一看法。事實上他所要保留的意見大致上就是我們所保留的意見。然而希臘後來的思想體系從亞里士多德的學說中抽繹出來而留傳中古世紀的卻正是這一看法。這種關於自然的幻想結構把歷史精神窒息了。時尚書屋
因為既然只有「目的」能說明問題,那麼我們何必去追究它的本源呢?宗教改革和科學運動形成了歷史性革命的兩個方面,這一歷史性革命就是文藝復興後期的主要思潮。換句話說,這一思潮中包含着兩個方
15
01第一章 現代科學的起源
面,一個是復溯基督教之源,另一個是弗蘭西斯。培根主張動力因而反對目的因。也正是由於這個緣故,伽利略才和他的對手不知不覺地陷于一種無法解脫的矛盾之中。這一點在他的「關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中可以看得很清楚。時尚書屋
伽利略所談的一直是事物是如何發生的,而他的對手則有一套完整的理論說明事物為什麼發生。令人遺憾的是這兩個理論所得的結論並不相同。伽利略堅持「無情而不以人意為轉移的事實」
,但他的對手辛普利歇斯則提出另一套至少在他本人看來是很充分的理由。如果我們把這次歷史性革命看成一次提倡理性的革命那就完全錯了。事實正好相反,這是一次十足的反理性運動。時尚書屋
這是回到玄思神秘事物上去的運動。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