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怎樣說話才打動人 第 50 頁


輪流發言,在補充你自己的看法時先認真聽取別人的觀點。 配方19挑選適當的時機。 管住自己的舌頭是第一美德;懂得如何保持沉默的人是最接近上帝的人,即便他是正確的。 小加圖
作者:待考 / 頁數:(50 / 64)

輪流發言,在補充你自己的看法時先認真聽取別人的觀點。

配方19挑選適當的時機。
管住自己的舌頭是第一美德;懂得如何保持沉默的人是最接近上帝的人,即便他是正確的。
小加圖公元前95-前46
加圖可能並不是要我們永遠不開口,他的意思或許是指要選擇合適的時機開始討論,在一個安靜的地
點,一個私人的空間,一個沒有威脅的環境,一個可以充分討論問題的時段。
以上我們給出瞭解決衝突的 19個配方,認真地想一想,在日常的生活中如何運用它們。注意!其他成
功的溝通者也在運用它們,你若能堅持下去,必將得到滿意的結果。
第六部分 取得進展

對付難對付的人

即使與最難纏的人在一起,也要保持冷靜、平靜和鎮定。
每次我遇到他,我都寧願此時是自己一個人獃着。你認識這樣的人嗎?在本節裡,我們將考察一些對
付難對付的人的方法。首先,這裡有 9條法則,是在遇到任何困難溝通的情況下都應熟記在心的。第一條

法則:

讓難對付的人知道你傾聽了他們的話並且理解他們的觀點。當人們感到自己的信息沒有效果時,他們
往往變得很難纏。為了引起我們的注意,他們說話可能會更強硬,大喊大叫、誇大其辭或者讓我們下不了
台。
如果我們加入到他們中間,誠懇地傾聽,並且用我們的肢體語言和反應顯示出我們在傾聽,很多人可
能不會一開始就變得難纏。如果他們已經成為難纏的人,他們通常也會放低聲音,變得更加理智一些——
因為我們已經注意到他們,並且認真地傾聽了他們的觀點,沒有必要再製造麻煩。第二條法則
別歸結于私人恩怨。難纏的行為通常並不是針對我們個人的,而往往是針對這個社會,或是針對我們
所代表的組織的。
如果的確是針對你本人,下面是應對的方法。如果某人說你惹惱或冒犯了他

1 詢問「我究竟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冒犯了你?」
2 仔細地傾聽並把它們搞清楚。
3 告訴他你很欣賞他。
4 詢問「那麼現在我怎樣做才能夠糾正呢?」第三條法則:
承認他們可能已經盡了全力。我們大多數人都有一整套溝通的方法和行為。我們之所以使用它們是因
為它們有效。它們過去行之有效,我們希望將來也是如此。如果它們出現問題,那麼只有非常靈活的人才
可能去嘗試其他的途徑。
從習慣上說,難纏的人的溝通方法和行為比大多數人更加缺乏靈活性。他們可能總是去做他們以前所
習慣做的事,而不知道用別的方法去實現他們的目標。
要比難纏的人高一個層次,承認他們已經盡了全力。第四條法則:
保持冷靜。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嗎?當然!不過,我們都能做到。
耐心在我們處于快要失去它的邊緣時是最重要的。
腦細胞是人體新陳代謝最快的部分,因而需要更多的氧氣。正如我們在第 29節瞭解到的,壓力會消
耗大腦的氧氣。這會導致我們的精神失去平衡,注意力和感情失去控制。這就是在感到壓力時要深呼吸的
原因——為大腦提供氧氣。
運用積極的自我暗示幫助自己保持冷靜。「我會搞定它。」「我能夠鎮定、漂亮地處理。」「我曾經

我曾經」

深呼吸一次或者更多可以使我們有時間考慮對策,控制馬上就要脫口而出的憤怒的言辭。
一言既出,無法收回。

第五條法則:

過濾你所聽到的。一旦你面對一個憤怒或難纏的人,就要在腦子裡支起一個過濾網。這樣可以篩除你
所不想要的——消極的情感,留下你所想要的——事實和其他信息。
難纏的或憤怒的人通常把自己的感覺當作事實,拒絶真相。我們需要保持警惕,以便收集有用的信息。時尚書屋
同時把任何可能造成傷害的消極情感和個人攻擊過濾掉。沉默是傾聽的極好機會。
托馬斯1840-1928,英國小說家、詩人。

第六條法則:

我們一定要保持謙恭的態度。如果我們不讚成別人所說的話,或者他們是用一種尖鋭或具有傷害性的
方式表達出來的,在這些情況下我們會覺得很難辦。
不斷呼吸!不斷傾聽!有必要的話,咬住你的舌頭!第七條法則:
對慣于糾纏的人不要抱任何希望。一些人就是很難纏,我們無能為力。當面對這樣固執、難纏的人時,
記住下面的話可能對你有所幫助:
一些人無論走到哪裡都帶來歡樂;另一些人無論何時都把歡樂帶走。第八條法則:我們無法改變一個
人的個性。我們是與行為共事,而不是與人共事。所以記住,我們是不能改變別人的。正如諺語所說:他
們得想這麼幹才行!
把難纏的行為看作一個要解決的問題,而不是一個需要改變的個性。「我」的論斷有助於人們改變他
們的行為,並且我們解釋了它如何影響我們以及我們如何感知它。第九條法則:
「修正」它。如果不能「修正」,適應它。如果不能適應,離開它。我們知道,我們不能改變某個人
的個性,但是我們有希望改變他們的一部分行為。如果難纏的人的行為觸犯了我們的權利,比如我們應該
受到尊敬的的權利,我們可以嘗試做些什麼,雖然我們知道自己並不一定成功;另一些時候,我們可能決
定忽略這些不好的行為或者儘量適應它;偶爾我們也許會決定減少或斷絶我們跟這個人的聯繫,以便我們
不必再容忍他們過分的行為。
問題在於:哪種結果對我們是最好的?如果一個工作團體或一群朋友被牽涉其中,對每個有關係的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