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25
「你們以為那是什麼?可別害怕喲。一個剛生下來的嬰兒的屍體裝在小木箱裡埋在那兒。可能是什麼人溜進這座空別墅生下了死嬰;或者是不能使之生存的私生子,一生下來就馬上被親生父母殺死了。嗯,……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26
「嗯,墓。不過不是普通的墓,不是一般的石碑。是磚砌的,建一座小庫房。」 「哦,造庫房?在那種不方便的地方?」 「我有一尊在中國搞到的金佛像。裝在汽車裡怕不保險,想找一個安放的地……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27
通過這一機會,我知道川村是怎樣深切地迷戀着瑙璃子。姦婦那柔嫩的手指碰他一下,他立刻便會變得像隻水母。 「那也好,結婚的事兒就等回來後再走吧,到時候可一定要答應我喲。嗯,不會不答應……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28
「你這位好友要求的,什麼事都行啊。」 我回答時,在好友這個詞上加重了語氣。 「我想請您在我去大隧期間保護瑙璃子。請您保護她;使她不至落入那些男朋友的魔掌。您是大牟田家的親戚,您……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29
十三個人 不久,川村義雄從大阪來信說,他伯父終於與世長辭,他已順利地繼承了遺產。 我當即寫了賀喜的回信。在足使川村高興得忘乎所以的恭維話之後,我又補充了這樣一件事; 為此,得本……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0
我進行了一生中最精彩的一次個人演說。那些社交界的頭面人物個個一言不發,獃怔怔地從周圍盯着我的臉。 「是的,正加諸位所料,她就是子爵大牟田敏清的妙齡遺編瑙璃子。我回到這座城市以來,……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1
川村到這座別墅裡來幹什麼?不出我之所料,他衣袋裏藏着一把舊式匕首,企圖逼我認罪,若不乖乖地聽他的,就當即把我幹掉。他失去了瑙璃子,悲傷得像一隻病狗。 平素是個美男子的他,此刻因為……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2
對我這番奇怪的話,川村忽然感到摸不着頭腦。他略微平靜了點兒,恢復了判斷語言的能力,接着一聲不響地走近黑箱子,手按在向兩邊開啟的箱蓋上。可是,他猶豫了。像預感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似的,他……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3
「對瑙璃子的處罰要放在後面欣賞,現在先從你開刀。我要讓你嘗一嘗我在墓中五天時間所受過的同樣份量的痛苦和恐怖是什麼味道。來,站起來,有什麼話就說吧。」 聽了我的話,川村像聽到命令一……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4
人求生的慾念是驚人的。川村竟想從那僅有三寸大小的視孔裡逃生。不管可能不可能,像溺水者抓住一根稻草,他抓住了那個小小的窟窿。 他起初想從那兒伸出腦袋,可是視孔裡露出來的那張臉卻一點……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5
「哎,等一等,別那樣着急嘛。等舉行了婚禮,一定摘下來讓你看看。明天晚上,嗯,就在明天晚上,您想看的全給你看。我的眼睛、我的莫大的財產和鑽石,還有你想見的川村的住處,統統讓你看看。 ……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6
瑙璃子像心裡一塊石頭落了他似地咕噥道。 “怎麼了?戒指怎麼了*’ 我若無其事地問。她露出發自內心的欣喜的笑臉,橋聲嬌氣地說: 「不,沒什麼呀,已經行了。這枚戒指真漂亮。」 ……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