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鼓掌絶塵


鼓掌絶塵 P 25
小二便把舒石芝撳在椅子上,只得受了兩拜,道:「孩兒,若論我祖墳上的風水,該我這一房發一個好兒子出來。還有一說,今日雖是勉強受你這幾拜,替你做了個父親,若是明日又有個父親來認,那時教……

鼓掌絶塵 P 26
不覺流光迅速,又早試期將近。舒石芝道:「孩兒,如今試期在邇,何不早早收拾行裝,上京赴選。倘得取青紫如拾芥,不枉了少年刻苦一場。」舒開先道:「正欲與爹爹商議此事,孩兒卻有兩件難去。 ……

鼓掌絶塵 P 27
康汝平道:「既然如此,小弟今後便不稱那杜字了。敢問令尊老伯可還在長沙麼?」舒開先道:「家父也是同進京的。」康汝平道:「小弟一發不知,尚未奉拜,得罪,得罪。請問舒兄,那韓氏尊嫂可同到……

鼓掌絶塵 P 28
三人唱喏罷,舒開先問道:「老師為何也到京來?」李道士笑道:「二位相公此來為名,老朽此來不過圖些利而已矣。」康汝平道:「老師為那件利處?」李道士道:「不瞞二位說,老朽去年收得個愚徒,……

鼓掌絶塵 P 29
原來功名二字,果然暗如黑漆,卻是猜料不來的。你若該得中來,自然那鬼神必有預兆,所以舒開先該中狀元,那關真君便向夢中明明預報。可見夢寐之事,也不可不信。 諸進士當日一齊赴瓊林宴 罷……

鼓掌絶塵 P 30
李道士道:「韓老爺可不知道,那舒狀元自從出了府門之後,就奔在長沙道上,不期在茅店中,與親父舒石芝偶然會着。兩下說起前情,當就廝認,所以仍歸本姓。」韓相國道:「原來如此。茅店中遇著親……

鼓掌絶塵


鼓掌絶塵 P 31
杜翰林道:「原來得了這樣一個奇夢,豈不是關真君的靈感。」康進士道:「舒兄,你當日既有此夢,何不與小弟一講?」杜翰林道:「賢契,天機不可漏泄,不說破的妙。」 舒狀元道:「康兄,你我……

鼓掌絶塵 P 32
韓相國笑道:「狀元少年登第,老夫亦與有光。今日看將起來,寧為色中鬼,莫作酒中仙。」舒狀元是個聰明人,聽說這兩句,卻有深味,便不敢回答,只得別支吾道:「舒萼不才,荷蒙天寵,皆賴老相國……

鼓掌絶塵 P 33
倘若去接韓夫人,舒太爺也須同接到這裡。」金夫人道:「孩兒正欲如此,世間那有媳婦不事舅姑的道理。」當下先着人去說知。 次日,打發兩乘轎,一乘去接舒太爺,差家人八名,一乘去接韓夫人,……

鼓掌絶塵 P 34
那些親戚族分中人,見他手頭松,一個個都懷着勢利心腸,巴不得要他看覷幾分,那個肯把言語勸阻。到是地方上有幾個老成長者,看他後生家不肯把金銀愛惜,將來浪使浪用,倒替他氣不過,把他取個綽……

鼓掌絶塵 P 35
哈哈公子歡天喜地,帶了蒼頭,走下山來。看看日色過午,正待徐行緩步,消遣盤桓。只見遠遠一個少年,騎着一匹高頭駿馬,帶了幾個家童,直衝大路而來。他便站在路旁,定睛一看,見那少年: 一……

鼓掌絶塵 P 36
寧吝一馬,見鄙交情。」婁公子便不推托。二人各乘着馬,那楊龍把青驄帶在前頭,點子隨後,一齊進得城來。正是黃昏時候,二人馬上作別,各自分路而去。 有詩為證[ 乍逢萍水間,彼此非輕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