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飛花詠


飛花詠 P 13
昌全因問道:「你家中有老母否?」兵丁道:「已死久了,一向孤身,只到數日前,方纔討得一個妻子。」昌全道:「可曾請受妻糧?」兵丁道:「尚不曾。」昌全道:「既如此,便有生機了。」因寫了一……

飛花詠 P 14
到了次日,王夫人果同了彩文小姐,兩乘轎子徑到唐家。趙氏連忙接入,相見過,彼此問慰一番。趙氏又將彩文小姐細看,道:「原來表侄女如此秀美,果然是個有才的淑女了。」即命備酒款待。 王夫……

飛花詠 P 15
到了夜間,果然二人乘母親說話深濃之際,悄悄攜手到後庭中無人之處,同跪拜訂盟。盟完起來,唐昌即欲挨近小姐,漸漸昵狎。小姐正色推開道:「哥哥不可輕薄。後自有時也。 」忽聞犬吠,恐怕有……

飛花詠 P 16
卻說端居帶領昌儉服侍,二人在路,水陸兼行,不只一日,到了京中。此時天下貢生皆集,選期又早,端居只得隨眾守候。及到了選期,人多缺少,又被這些營為鑽刺之人謀為去了。端居一個窮儒,又不善……

飛花詠 P 17
端居意欲救他,問明來歷,送他回去。卻見他遍體受傷,說不出話來,只流雙淚。端居因想道:「這學生不過十二三歲,有甚大冤大仇而如此受害?莫非前親晚後受其荼毒?今若送回,是速其死也。不如我……

飛花詠 P 18
忽一日,唐涂走來,見了唐希堯道:「侄兒聞得兄弟進考,為何不見了?」趙氏即備說前事。唐涂笑道:「一定是他年幼,錯走到臨清碼頭上,被人拐去賣了。總不是自己骨肉!叔叔、嬸嬸哭他何用?自己……

飛花詠


飛花詠 P 19
卻說這鳳小姐的轎子正在同行,忽被逃難之人竟將前面的轎伕擠倒,登時被人踏傷。後邊的轎伕看見抬不動了,也自己要顧性命,遂顧不得小姐,往前逃命去了。小姐在轎中見轎伕逃去,又不見了父母,一……

飛花詠 P 20
昌全又于後面的花園中一帶樓房收拾齊整,與女兒為臥室。又將自己看的書籍,俱堆集其樓下,擺設得精精緻致做書房。內裡圖書滿架,觸目琳瑯。昌全凡有周重文發來筆墨之事,他就在這書房中校閲書寫……

飛花詠 P 21
[嘉慶子]便辜負今生也不妨,將飛花吟認作檀郎。將認作檀郎。任一世孤單相看,只認雙。 [僥僥令]簪花徒有淚,對鏡不成妝。風月雖佳誰去賞,拚冷冷清清做一場。 [尾聲]一身既已珠擎掌……

飛花詠 P 22
孩兒敢不信從!」遂又歡然讀書,且按下不題。正是: 默默無言事在心,自從別後到爾今。 蘆花明月知何處?只合愁中夢裡尋。 卻說邊庭守將,有一人姓常名勇,是個總兵,鎮守天雄關,與周……

飛花詠 P 23
昌全聽了,一發大喜道:「孩兒又能思前慮後,不獨賢,而且孝矣。此文無復增減,孩兒可為錄出。」小姐即磨墨端楷。適母親走到,昌全連忙細細告知,道:「若非女孩兒具此奇才,幾令我得罪總戎矣。……

飛花詠 P 24
」周重文知不可瞞,只得直說道:「昌參謀不獨具文武之才,而宿學甚富。只緣年大無子,止生此一令愛,遂視掌珠為箕裘。于軍中閒暇,竟將胸中之學,悉心教之。不期他令愛天生聰慧,又能仰承父志。……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